首页| 新闻| 保山| 财经| 体育| 娱乐| 视频| 图片| 科技| 房产| 家居| 教育| 婚嫁| 时尚| 旅游| 培训| 游戏| 汽车| 健康| 综合| 地方

浙江温州官员遭已婚“外甥女”灌醉借种生女

2015-03-12 17:10:36 来源:今日早报 字体:     浏览次数:

  瑞安一公务员被指生活作风有问题

  公职没了还被索赔50多万

  涉事三方昨接受记者采访,吐露自己的苦衷

  本报记者 王晨辉

  从去年11月起,温州瑞安一干部替“情人”做媒 ,“情人”婚后为他生下女儿一事,在当地引起了持续的关注。如今,这位干部黄某已受到相应处分,但事情并没有结束。

  昨天上午,瑞安当地法院开庭审理此事引发的索赔案。杜先生要求与该事件女主角吴女士离婚,并向吴女士及黄某索赔,要求被告返还其支出的抚养费、教育费、保险费等费用,赔偿亲子鉴定费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,共计50余万元。

  昨天,记者联系上这三位当事人,他们纷纷向记者吐露了内情。

  一则帖子引发轩然大波

  去年11月,一则关于“瑞安总工会官员与他人妻子厮混生女”的帖子在当地引发轩然大波。

  举报人杜先生称,2004年,当地干部黄某将冒牌“外甥女”介绍给他,两人于当年结婚。婚后,黄某经常与他妻子私会。

  去年上半年,经亲子鉴定,他发现7岁女儿非自己所生,而是黄某的亲生骨肉,遂向有关部门举报。

  此消息得到了瑞安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的证实,黄某的确与他人存在非婚生育的情况,该局已开出25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。

  去年年底,瑞安市纪委作出处理意见,认为“黄××身为中共党员,却与他人通奸,造成不良影响,并在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非婚生育一女,其行为均已严重违犯党纪”,依据相关规定,给予黄某开除党籍处分。

  记者从瑞安市总工会获悉,此前他们已对黄某做出开除公职的建议,并按程序上报有关部门进行处理。

  男方提出离婚并要求索赔

  昨天上午,瑞安当地法院开庭审理此事引发的离婚案和索赔案。杜先生要求与吴女士离婚,并向吴女士及黄某索赔其支出的抚养费、教育费、保险费等费用,赔偿亲子鉴定费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,共计50余万元。

  法庭上,吴女士承认是出轨是酒后的一次意外,但否认自己与黄某早有私情,“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错,不能怪任何人。可是,我们年纪都这么大了,我想他(杜先生)还能回来一起过。”

  吴女士在庭上提出,如果法官最后判决离婚,那么现有的80多万元债务应由双方共同偿还。不过,对于这些债务的真实性,当事双方说法不一,法院也没有当庭宣判。

  三方说法

  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  吴女士:

  都是我的错,我只想为他借个种

  当记者联系上吴女士时,她的情绪还是非常激动:“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但我和黄××真的没有奸情!”

  吴女士说,她老公不能生孩子,可眼看着两个人的岁数都大了,她就想出了借种生子的办法。

  “我一个乡下人,没什么文化,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,但我真的是一片好心。”吴女士说,黄××人非常好,大家都很尊重他,她也尊称黄先生为“舅舅”,于是就想向黄××借个种。

  “平时请都请不动,那一次他答应了。我会喝酒,就灌了他很多酒,然后他就醉了,之后发生的事情,他根本就不知道,都是我起了坏心眼。”吴女士说,她一直都不清楚这个孩子是谁的,而这种事说出来很丢人。

  吴女士说,她一点也不想离婚,她已经结过两次婚了,前夫是个赌棍,经常打骂她。离婚后,经人介绍与杜先生结婚,婚后两人感情很好,特别是有了女儿之后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  “我女儿常常问我,爸爸去哪儿了,我只好和她说,爸爸出去挣钱了。唉,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!”说到这儿,吴女士大声哭了出来,记者劝了很久都没劝住。

  黄先生:我真的是被冤枉的

  “我真的是被冤枉的,我和她没有通奸,只是那一次,我喝多了,现在想来,还是后悔莫及。”说起此事,黄先生大倒苦水,他希望,有关部门能够还他一个公正。

  黄先生说,他和吴女士认识,但不是亲戚,仅仅是普通朋友,“舅舅”是吴女士随便叫的,是对他的尊称。

  黄先生说,吴女士和杜先生结婚五六年了,一直没有孩子,他们都很着急,可能是太想给老公传宗接代了吧,吴女士就想出了这么个招。

  “她把我灌醉,然后发生关系,生下了孩子。但一切,都是她一手操作的。”黄先生说,他之前一点也不知道。

  至于杜先生所说的和吴女士走得很近,黄先生表示,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存在。

  黄先生说,他在单位里表现很好,工作这么多年了,也做出了很多成绩,大家对他的印象都不错。

  “怪来怪去,还是怪我贪杯啊!”说到这儿,黄先生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  杜先生:咽不下这口气,这婚离定了

  昨天晚上,记者拨通杜先生的电话时,他似乎还在气头上。

  “这婚,离定了,我受不了这口气!”杜先生的口气非常坚决。

  对于离婚的决定,杜先生表示曾有过挣扎:“女儿8岁了,是我一手带大的,跟我最亲。现在想想,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是孩子,毕竟她是无辜的。我们分开后,孩子会趁她妈不注意,偷偷给我打电话,说她想我。”

  说到这儿,杜先生叹了口气: “终究是她背叛了我,婚姻已无存在必要。”

  作者:王晨辉

责任编辑:杨艳

关健词:温州官员
免责声明:九龙网内容来源于本网和互联网,如媒体、公司、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,请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网站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,否则,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  • 保山
  • 国内
  • 云南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民生
  • 社会

关于我们|媒体合作|广告报价|广告合作|版权声明|联系我们|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|云南网警| |滇公网安备 53050202000001号

主管:云南法制报社保山新闻部 承办:隆阳区时讯信息技术服务中心 广告运营: 保山时讯传媒

电话:0875-2128698 传真:0875-2128698 投稿邮箱:516770808@qq.com 值班编辑QQ:516770808 广告投放:18287516758

中华人民共和国产业信息备案许可证:滇ICP备13003931号-2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营业许可证:530502100020697 云南网警ICP备案:53050203402011号

免责声明:九龙网内容来源于本网和互联网,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有侵权,敬请在一周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,本站新闻文章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来源